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微信号:BBQ452
热门关键词:电动狗,玩具枪,仿真玩具枪,BB弹狗,BB狗,防身武器,麻醉枪,打猎工具,真人cs枪械专卖

浏览记录

★匈牙利的PPK--PA-63手枪

发布日期:2017-06-18

今天在朋友家做客的时候,看到朋友家有一把手枪,这把手枪外观精致干练,尺寸不大不小,枪身上除了PA-63之外和枪号之外,再没有什么其他的铭文了,查了半天后来才知道,这是一把产自东欧小国匈牙利的PA-63型手枪。

★老顽童讲枪械 92 ★匈牙利的ppk--pa-63手枪点击看大图

匈牙利产的这款PA-63手枪非常的少见,甚至在网上都很难找到这款手枪的资料。从这款手枪的型号上推断,它应该是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研制出来并装备的。

★老顽童讲枪械 92 ★匈牙利的ppk--pa-63手枪点击看大图

这款手枪第一眼看去很像德国的PPK和捷克的CZ70手枪,外形和尺寸都很像这两款手枪,PA-63手枪的口径是9毫米,由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匈牙利正式华约组织的成员,所以它采用的是苏系的9X18的马卡洛夫手枪弹、弹匣容量7发。从枪的尺寸和外形上看,PA-63手枪应该属于自卫型手枪。他的扳机为双动击发。扳机护圈为可拆卸式。每个弹夹的底部还有一个小型的指托。由于PA63手枪的尺寸不大,这个指托的设计使得射手在使用该枪的时候舒适性更好,不会因为枪身不大,而导致小拇指没法放的现象。

★老顽童讲枪械 92 ★匈牙利的ppk--pa-63手枪点击看大图

PA-63手枪的枪身除了套筒之外,大多数由铝制合金制造,使得这款手枪的重量要比相同类型的手枪要轻不少。

9X18的马卡洛夫手枪弹的威力相比9X19的帕拉贝鲁姆手枪弹的威力相比要小一些,但是仍然有比较大的杀伤力,用于自卫那是足够了,相比我国的64式手枪弹,那威力要大不少了。

★老顽童讲枪械 92 ★匈牙利的ppk--pa-63手枪点击看大图

朋友的这把PA-63手枪那是多年以前在津巴布韦的枪店里购买的,当时的售价折合美元大约在三四百美元,现在已经很难看到这款手枪的影子了。由于匈牙利的这款PA-63型手枪非常的不多见,所以也显得珍贵了不少。

★老顽童讲枪械 92 ★匈牙利的ppk--pa-63手枪点击看大图

由于PA-63手枪非常的罕见,所以现在基本上已经很难看到这款手枪了,但是在90年代的中国却有一把PA-63犯下了惊天大案。

那是公安部列为1999年第八号大案的“1·25”特大持枪抢劫杀人案。

★老顽童讲枪械 92 ★匈牙利的ppk--pa-63手枪点击看大图

1999年的1月25日。余杭市乔司镇中心信用社女职工徐永根,沈金娟几乎与此同时出了卷烟市场,她们像往常一样收取了当天的营业款后,提着钱袋子走回单位去。时已岁末,市场的生意格外忙碌,摊子一天比一天收得晚,看这时候的光景,大概快要6点了吧。因为急着忙完了好赶着回家,她们虽然在薄暮的灯影下也看到了那个戴着摩托车头盔,不露眉目的瘦高个年轻男子,却没有太在意,转眼间就擦肩而过了。钱袋的由24岁的沈金娟提着的,她毕竟年纪轻,即使提了袋子,也要比年长她20岁的徐永根走得快些,两人一前一后,约摸错开了一个身位,正是在这个非常普通的瞬间,人们听到了第一声枪响。

★老顽童讲枪械 92 ★匈牙利的ppk--pa-63手枪点击看大图

王军是在一转身的工夫想徐永根开枪的,子弹击中了她的后脑;王军看见她的头发飘了飘,就向前扑倒了,沈金娟本能地闻声回头,正好迎面撞上了他随即开出的又一枪,她甚至来不及明白是怎么回事,也饮弹倒地了。钱袋跌落在王军的面前,他冷酷而略显机械地俯身去拎那袋子时,感觉到有人从信用社里跑了出来,于是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就打了第三枪,打完了才朝那人瞥去一眼,见是个年过5旬的男子,中弹后没有立即倒下,而是挣扎着,鲜血从口中喷吐而出。王军紧闭了双唇,感觉一张口心就会蹦跳出来。然后他将钱袋在地上放了一下,把枪重新掖好,再把钱袋装上摩托车好后座,这才趁夜色向临平方向仓皇逃去。此时,最后中弹的信用社门卫徐金水已然倒地身亡。

★老顽童讲枪械 92 ★匈牙利的ppk--pa-63手枪点击看大图

这时候的时间是傍晚5点55分。

从现场找到的3枚弹壳和3粒弹头,均系9毫米口径,为走私进口的东欧产制式手枪所用。3名被害人全部为贯通伤,伤口处还残存火药痕迹,乃近距离射击所致。

1993年4月,王军初到临平,感到这地方似曾相识,就像多呆些日子。上一年的年底他刚从广西越境去了越南,买回一把PA-63手枪,正盘算着要闯一闯世界,临平成了他事实上的铤而走险之地。

★老顽童讲枪械 92 ★匈牙利的ppk--pa-63手枪点击看大图

4月18日那天,王军在临平的介绍闲逛得有些累了,就撬窃了一辆自行车,一来可免去徒步之苦,而来也便于熟悉地貌环境。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他就在临平电影院门口连人带车被联防队员扣住了,接着又被带回了联防队做进一步盘查。王军出示了身份证,这也许是他最后一次使用自己的真实的身份证,身份证没有疑点,联防队员便翻看他的拎包,然后是按惯例检查他身上是否还带有别的什么。于是王军紧张了,因为他的腰上不仅别着那把PA-63,而且子弹上了膛,保险也开着。王军抗拒了一下,眼看是滑不过去了,索性就拔出枪来。他感觉自己先是朝一个联防队员的头部打了一枪,接着又朝另一个联防队员的身上打了一枪。趁一时的混乱,他逃出了联防队,跑到外面觉得还有人追赶上来,就胡乱地朝身后再打了几枪。他这是第一次开枪打人,也不知人死了没有,心里实在是很紧张的,幸亏天黑,他穿过一个工地后,逃到了另一条马路边,拦下了一辆的士。

刑侦回想起当时情景,王军觉得那才真叫是惊弓之鸟,虽说拦出租车的时候他装作若无其事,心里还是怕司机已经知道了情况。他不敢久坐,所以到杭州玻璃厂附近就下车了,然后步行往杭州方向走去。走着走着,又怕警方早已发出通报设了卡,只好找个背人之处抽烟压惊,等到天亮了再进程。

并且在当天就逃离杭州,跑到广州那边去了。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王军还是没能逃脱法律的制裁。。。。。